大家都尽量低调行事

2021-02-03 15:04

“据说,昨天上海有些公司的医代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了。我们也接到通知,这段时间不要拜访医生,一切以低调为主。没办法,‘风声’确实太紧了。”韩伟说。

商报记者致电赛诺菲公司时,该公司的对外联络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但此前有媒体披露,赛诺菲公开表示,沈阳市工商局于7月29日曾造访赛诺菲(中国)沈阳办事处,但尚不明确此次造访的目的。

“希望整顿不要持续太长时间,否则收入肯定要受影响。”王力介绍,他的收入主要靠销售提成,“药卖得好,提成就高。尤其是卖进口特效药,由于价格很高,所以提成多,收入比跑otc类的强多了”。

昨日上午11点,江北红旗河沟的一间出租房里,28岁的韩伟(化名)无聊地用ipad玩着一款逃亡游戏。韩伟是一名有着3年工作经验的医药销售代表(俗称“医代”),以往每月初他都会去医院“联络感情”,现在却不得不宅了起来。“现在风声那么紧,我们已经接到通知,近期不得去医院拜访。”韩伟告诉商报记者。韩伟所说的“风声”,指的是以gsk(葛兰素史克)行贿事件为导火索揭开的医药商业行贿“黑洞”,这个“黑洞”正在吞噬着越来越多的外资药企。

与此同时,由gsk引发的“医药风暴”持续发酵。这一次,被卷入“风暴”的是排名全球前十的外资药企大佬赛诺菲与礼来。

商报记者随即致电沈阳市工商局,该局对外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前,不方便对外透露任何消息。”

该负责人称,沈阳工商局年初对公司业务经营进行检查,是政府主管部门对所辖领域企业的例行检查,与此前行业中由公安机关主导的调查性质完全不同。“对于这些检查,我们一向充分配合并在持续跟进中。”该负责人在邮件中如是说。

商报记者从多位医代处了解到,目前我市已有多家医院正在进行自查,很多医生也给医药代表打了招呼,希望近期不要过来拜访。一些药企也要求医代这时段内不要对医院、医生进行拜访。

穆迪宣布,基于现金外流的担忧,将英国制药商gsk的长期信用评级展望由之前的稳定调降至负面。这被市场普遍视为gsk在中国的贿赂丑闻调查之外遭遇的另一次打击。

韩伟宅在家里的时候,另一家医药公司的医代王力(化名)正在去区县度假的路上。对于做销售的他来说,度假是很难得的事,而更难得的是,这次度假是公司统一组织的。“现在查得这么严,大家都尽量低调行事。这几天公司组织大家出去旅游,一方面放松下,另一方面也希望能避避风头。”王力说。

礼来公关部相关负责人昨日则通过邮件方式回复了商报记者:“关于礼来受到沈阳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500万元的信息与事实不符,目前我们并没有收到来自沈阳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任何调查结果通知。”

继阿斯利康、罗氏、辉瑞、拜耳等被牵扯其中后,昨日有消息称,礼来与赛诺菲这两家全球排名前十的外资药企,其中国区事务确定已遭到沈阳工商部门的调查。

“我从一位东北区域的药企负责人处了解到,沈阳工商部门对礼来公司在华的销售和供应商体系进行了临检,并初步拟定了500万元的巨额罚单。”一位医药行业业内人士昨日向商报记者透露。

(责任编辑:西西)

韩伟告诉商报记者,以往,月初是他最忙的时候,需要去常联系的医院拜访医生,联络感情,而这和他的收入直接挂钩。“我们的收入分三块,基本工资、提成和奖金。做得好的一个月收入好几万元,做的差得只能拿几百块的基本工资。为了收入高一点,我们只能想办法把任务完成,请客吃饭送礼这些就在所难免了。”韩伟说。

评级机构穆迪近日的一纸声明,令深陷“贿赂门”的gsk雪上加霜。